Jo

欧美圈,漫威,DC,复联鹰眼中心,norman,kingsman,SPN CD,TSN ME,Hannibal,ET,叉男CE,始祖EK,还有大量逆冷cp

【楚白】《香留白玉明月深》5

『kings』:

你们都猜中了我还能说啥?就是玫瑰玉露膏啊!【正直脸】
不过嫁妆这么点不够。
我总有种今天要掉粉的预感……今天这章很煎熬……
明天我要去考试,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啦。
——————————————
【章五  忆往昔说起葵花,四长老同归于尽】
佟石头不打算多待,就和佟湘玉多说了几句话,领着镖车队回去了。燕小六正在旁边倒苦水,说是上头下了命令,他们两个好久没有好好休息啦,这次遇到了熟悉武功的人所以总算可以一边休息一边问情况。
郭芙蓉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进入了迷妹的状态,端菜时笑容都温柔了几分。
“小郭这是怎么了?”燕小六张大嘴巴看着忽然间变得温柔痴迷的样子,连水都喝不下去了。佟湘玉团扇一拍他,转移话题,“没有啥,小六啊,你继续说,出啥事了嘛?”
“这是公事,上头说了,不是重要事态不能告诉其他不相关的人。”燕小六态度很坚决,不能和“无关人士”交流。
佟湘玉嫌弃的推了推燕小六,夺走了燕小六手中的茶壶放到柜台上,托住下巴看向门外,一副“我不开心,我很不开心,需要别人来安慰我”的表情。燕小六心里那个纠结,如有猫在心里挠痒痒,谁都知道同福客栈这个老板娘抠门小心眼,自己今天惹了她,以后还有好日子过?
所以,为了自己的未来,燕小六决定牺牲上头的命令。
在燕小六和佟湘玉说清楚的时候,白展堂这一桌也在讨论。陆小凤接触官家的机会比较多,思绪一番还是摇了摇头,“这两门武功在黑鹰阁崩塌之后,一干秘籍就被当众烧毁,都是发生在我们还没出生之前,这个很难说。”
胡铁花也是想不明白,司空摘星忽然问道:“既然是黑鹰阁的东西,上面应该都印有黑鹰的标志吧?那这样的话我似乎看见过……”
连花满楼都有些惊讶,陆小凤奇怪道:“猴精你在什么地方看见的?”司空摘星托住下巴,回想了一会儿,看向了白展堂,“那个时候我应该和你在一起,小白,我们两个还小,你还记得吗?”
实际上,白展堂和司空摘星认识的更早,小白还小的时候就和他玩在一块了,亏得白家的大人心大不怕被带坏。不过,自从白展堂成为盗圣之后,被司空摘星骗去盗东西,这才是真正的学坏了,害得白展堂现在看见财宝都有些手痒。
白展堂听他那么一说,也快速的翻阅了一下记忆,也有些线索,“的确是有,我们那时候在屋顶上……应该是一个盒子,第一层是铁的,打开后第二层是木的,上面有雄鹰的图案,里面的东西没有看完全,似乎是书……不过我们被发现了,赶紧跑了。”
胡铁花对白展堂过人的记忆力感到吃惊,“这都是这么久之前的事情,小白你还记得?”
“自然记得。”白展堂拿了个碗,倒了茶水,神色淡定,“因为我和司空看见这样东西,是十岁在葵花派的总派,后山禁地烟绝谷的殿内。”司空摘星对这段记忆已经模糊了,花满楼眉间也敛起很深的弧度。
气氛一瞬间凝固——


葵花派的崩塌就是江湖中的笑柄。但实际上,葵花派也是高深莫测的门派,葵花宝典也是武林绝学之一,点穴功夫让其余江湖人求之不得,曾经就有江湖人点穴杀死了人,葵花派就出了一条令人匪夷所思的门令,出招前一定要念出招式,给那些江湖人反应的时间。
葵花派是个笑话,门条也是笑话,但武功却不是笑话。
白三娘是葵花派的弟子,被四位长老当做了下一任掌门的人,她在十六七岁之时,就能够隔空点穴。这种需要强大内功作为基础的点穴功夫被还只是小姑娘的白三娘学了会,葵花派也是声名大噪。但葵花派也出过不少恶徒,比如,公孙乌龙。
白展堂是白三娘最疼爱的儿子,他虽只是挂名弟子,也被四大长老亲自教习,学了多数几近失传的上乘武功。白三娘原本就不喜让白展堂与葵花派多接触,但四位长老很看好白展堂。所以,白展堂在他十二岁左右,就练成了隔空点穴这一功夫。
关于白展堂学武的记录,都被白家三夫人放在隐蔽的地方,楚留香和陆小凤等人也听闻了不少,白展堂三岁看着白大夫人在湖面轻飞,自学成才,开窍了轻功。
认识白展堂都觉得他傻,楚留香却不觉得,好多人都认为白展堂心热,但楚留香不这么认为。白展堂还是白玉汤的时候被称为玉白公子,除了容貌,还是因为性情。他是面热心冷的人。
姬无命三兄弟都是他的师弟(实际上按辈分是师侄),是恶人中的恶人,三人都杀人越货做过的恶事一箩筐。虽然姬无命失去记忆最后被吕秀才绕进去念的自己一掌拍死了自己,但白展堂只会看着,因为他认为姬无命要还债了,趁他还有最后一抹良知之时。
不只是白展堂,其实葵花派出身的多数人,都是面热心冷的,连祝无双都是这般,白三娘也是这般。
葵花派的弟子内斗也很严重,门条不禁内斗。而出了江湖,葵花派但凡有作恶之人,就意味着自动退出门派,即便同门相遇,也会有生死决斗。这是为了保全门派的一种手段,也改变了所有弟子性情的主要手段。
白展堂在葵花派呆了七年,到隔空点穴练成为止,随后就跟随白三娘回了玉梅山庄。四年前中了摧骨针,白展堂无奈,准备隐退江湖,而姬无命这个时候却找上了门。盗神、盗圣、盗帅与盗王,四盗都是盗界一同推选出来的,可只有盗神一人杀人。
公孙乌龙一脉,性格都有些凶残,连白展堂都很奇怪,明明姬家三兄弟小时候如此乖巧,长大了却变得喜怒无常。姬无命比白展堂要早下山,误打误撞又进过杀手组织,杀过的人不计其数。
姬无命提出要和白展堂同行,白展堂并没有拒绝,大概是白展堂不好被说服,所以姬无命跟随了一年就放弃。白展堂正好遇见了出嫁的佟湘玉,遇见了还叫尚儒的同福客栈,遇见了李大嘴等人,最终决定在这里定居。
楚留香能感觉到,因为同福客栈里的这些人,白展堂性情有了很大的转变。
白三娘能够找到白展堂,是因为送到姬无命夫人手里的一封信和一个箱子。信是白展堂写的,箱子里放着一些银两以及姬无命的骨灰盒。姬夫人芳姑带着女儿就立马卖了房子走人,姬无命的仇人扑了个空,还被定住送进了官府。
在客栈里住了这么久,楚留香忽然明白了白展堂为什么会愿意隐居在这个小小客栈里当个跑堂的,性情也逐渐有个变化的原因。
同福客栈是个有趣的地方,一个让人眷恋的地方。


“妹啊,过来给这几位哥再讲一遍咱们那葵花派怎么解散的。”白展堂感觉想着头疼,转头看向乖巧喝茶看向他这一桌的祝无双。
祝无双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模仿着东西南北四位长老的表情和动作,先是用自己的语气开始葵花派大内斗的故事:“春分那一天,他们聚众打麻将,后来北长老输急了,站起来指着东长老——”
北长老那是气得满目通红,手指都在颤抖,“东长老你耍赖记牌!”
东长老眼睛神游,摸着胡须看到了南长老,胡子也气到飞起:“南长老还偷牌呢!自摸清一色!”
被点名的南长老藏了藏袖子,立马指向西长老,“西长老他抹牌!你们不说他说我干啥啊!”
西长老摸着手指,竖目横眉反驳他:“瞎扯!我哪里有抹牌!”
“我还不信了!数牌!”西长老听到这句话气势瞬间弱了一节,然后道:“数就数!”接连着数出了三十多张白板,气得另外三位长老更是怒发冲冠,瞪着西长老几乎想要吃了他,“你个老匹夫,还没说自己抹牌呢!”
西长老站直了,指着东长老道:“东长老他倚老卖老,欠钱不还啊!你都欠了我多少钱!今个儿都给我吐出来!”
祝无双看着除了楚留香和花满楼其他几位公子哥都忍俊不禁一张脸,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看向了白展堂:“我当时就站在殿内给他们倒茶,全程都听见了,然后东长老就掀桌子,说这麻将不打了,谁爱打谁继续。北长老也暴躁了,站起来点住了东长老,说一句谁打赢了谁就听谁的……他们就打起来了啊,打着打着……他们就同归于尽了。”
陆小凤点头,也对,除了葵花派的东长老,其余三位长老武功相近,分不出胜负,不过听了详细版的葵花派解散原因,他还是想要感叹,果然做闲人最好。
————————————
这边也有私设,小白其实武功很高的。
想开现代架空的……有人看么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