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

欧美圈,漫威,DC,复联鹰眼中心,norman,kingsman,SPN CD,TSN ME,Hannibal,ET,叉男CE,始祖EK,还有大量逆冷cp

表白

不能我一个人污:


  • 从头平淡到尾的啰哩八啰嗦的流水账。


  • 平淡非我所欲也,但是能力有限。


  • OOC属于我,你们可以骂我。







他们已经被关了一天了。


昨天八点,就有人来了,收掉他们的通讯工具,许昕交出去的时候还朝他吐了吐舌头,低声说:“这是要坐牢啊。”


马龙暗舒一口气,心想幸好没有一人一间得关起来。门被关上的时候,许昕转过身来,松了松肩膀。


“又一起关小黑屋了。”


“你的话再这么多,一会儿饭都没得吃。”


“马龙。”


“嗯?”


“马龙。”


“嗯。”


“马龙马龙马龙。”


“嗯!嗯!嗯!”


许昕倚在电视机上,马龙坐在床上,他们对视了一眼,禁不住冲着对方笑起来。


他们像回到了18岁,旁若无人,开怀大笑,十多年过去,到了今天,苦也在一起痛也在一处,方觉年少轻狂并非大梦一场。


许昕走到马龙身边,弯下腰给了马龙一个吻。他转而躺在另一张床上,双手抱头呈大字型一样舒展着身体。


“我老想起09年前后那些事儿,想起来就觉得这八年,竟然这么过来了。你连世界巅峰都去过了。”


马龙笑得牙不见眼:“哟你今天那么谦虚?世界巅峰就我去过?你没去过?”


“您那个不一样,您可是刷新了世界巅峰的概念。”话锋一转,“是呀,我也去过。我一个人也去过,也和你一起去过。想想如果人常知足,我这前半生也是很够了。”


马龙从自己的床上移动到许昕床上,他温柔地说:“许昕,你的前半生还很长。你的职业生涯,也还有个后半生。”


许昕握住了马龙伸过来的手。马龙抚摸着他的手指,说:“我最近也常常在梦里想起20岁的你。”


“哇!”许昕夸张地叫着,“你没有对青春无敌美貌无双的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马龙拿了床头柜上的小面包就往许昕嘴里塞:“真是什么东西都堵不住你这张嘴。”许昕张嘴就咬着吃了,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问:“都梦到我什么了?是不是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加英俊潇洒帅气的男人了?是不是觉得跟我谈恋爱赚翻了?”


马龙说:“是的。这些年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了不得的告白啊。快看看我的脸,红了没有?”许昕抬了抬脸颊,欢喜满心满意地溢出来。


“梦到你在晨跑,朝阳跟在你的身后,梦到你在训练,灯光跟在你身后,梦到你在夜跑,星月跟在你身后。梦到你笑着跑向我,跨过山跨过河,最终还是跑向我。”


“你在终点吗?”


“我在每一个你触手能即的地方。”


“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许昕坐起来,凑近马龙的脸,“今天的马龙真是了不得。是不是不是本人啊?”


马龙轻轻咬了一下许昕的鼻尖。“你嘴再这么讨厌就把你鼻子咬下来。”


许昕退后护住自己的鼻子,嘟囔着:“鼻子有什么罪哦。”


 


2006年底马龙见到他这个“师弟”,秦志戬领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走过来,说他叫许昕,以后跟你一起训练了。


17岁的许昕穿着黑色羽绒服像个超长的蚕蛹,脸上盈着傻乎乎的笑,他一副开心的样子。“我叫许昕!”


马龙“哦”了一声,尴尬着想要说什么呢。


对方就说:“那你叫马龙吗?刚刚秦指和我说啦!你是不是18岁了?我17岁哦。”叽叽喳喳,宛如一只麻雀。


可爱的麻雀。马龙在心里加上一句。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严肃得像个老头。”


马龙反驳道:“并没有好吗?”


“就有啊!而且超级冷淡!我说我叫许昕,你回复我,哦。不知道的以为你多讨厌我呢。但我知道你喜欢我。”


“你为什么不默念一下自己的名字呢?”


“…我又不是个无知无觉没有眼色的人,你喜不喜欢我我还是看得出来的。”许昕得意地晃晃脑袋。


马龙忍不住笑出来:“既然你有知有觉有眼色为什么会完全看不出来我在‘喜欢’你?还是说那个时候你是装的?”


“在你眼里我有那么好的演技?”


“嗯,当然是没有的。”


 


2009年的马龙的内心经历了几番鏖战,在2009年底,他终于确信,他喜欢许昕。不是第一种喜欢的那种喜欢。在确定了自己的内心后,马龙变得更加痛苦,他在这场注定不会有结局的漫长暗恋里做着绝望的挣扎。


他认为不会有人能做到不被许昕吸引。许昕朝气蓬勃,烂漫得宛如初生的太阳,他好像对一切都能快速适应良好,也能迅速跟任何人打成一片。他对这个世界展示着自己,又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他就是少年本身。


马龙喜欢许昕。


马龙希望许昕也能喜欢马龙,但那不可能。


马龙的灵魂每天都在试图挣脱,椎心泣血。而球桌对面的许昕从来都不为所动,他欢快地像头小鹿。于是马龙明白,这个世界是很残忍的。


马龙和许昕被告知他们可以跟别人进行双打磨合,意思明显不过了。这个消息简直是在马龙头顶炸开的闪电,他被打得昏昏然措手不及,不由自主就去看许昕,许昕很安静,没有半分伤心的样子。马龙喉咙里一股血腥味,他眼前发花,几乎无法站直。


那天的夜训他们一直在沉默,回寝室路上也一直在沉默,在大楼楼下,许昕侧身看了马龙一眼,马龙的脸在灯光和月光的交映下毫无血色得惨白着。


进了寝室马龙就开始整理东西,许昕犹豫了一会儿才喊了他的名字。


“其实我们……各自多点尝试……也好。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发现?”许昕绞尽脑汁才把一句话磕磕巴巴说全。


马龙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良久他冷冷地说:“你心态总是很好。我有时候也很羡慕。”


许昕一听,觉得这话怎么那么别扭那么不是滋味呢,“吃炸药了?”


“是啊!”马龙转过身,手上还拿着正在整理的毛巾,他用力捏着毛巾,看上去很生气,“我就是吃炸药了!你离我远点!免得被炸伤!”


许昕一脸懵:“不是,你冲我发啥火啊?”


你的坦然才叫我怒火中烧啊。你不是向来很聪明吗?你的聪明用在赛场上用在生活里,却不肯分一点点给我的眼神。


马龙盯着许昕的嘴唇,他的嘴唇还在一张一合的控诉着马龙方才吃枪药的行为,有种奇异的感觉从马龙的心里浮出来,他知道,他压不住了。


“我不想跟你玩什么兄友弟恭情比金坚的戏码!许昕!我想睡你!你懂不懂啊?!”


“什…什么?”许昕的嘴合不上了,他用惊掉下巴的表情看着马龙,脸色先是又青又白,过会儿就变的满脸绯红。“我刚听错吧。”他自言自语。


“你没听错。”


“那…”许昕闪躲着马龙的目光,“或许是我理解错了?”


“你没有理解错,字面意思罢了。”


“那你的意思是?”


“我在跟你表白。”


许昕惊得倒退了一步:“我…我从来不知道…”他这个动作简直如同一刀扎进马龙心脏,马龙的呼吸都停了半分钟。


“那你现在知道了。”马龙挺直了脊背,维持着他最后的尊严不要输得一败涂地,“我喜欢你。不是你喜欢我的那种喜欢,不是你喜欢任何人的那种喜欢。是想和你睡觉的那种喜欢。”


许昕微张着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僵持着,对峙着,看谁的脊椎先垮掉。


是后来张继科进来了,大喊着说想让许昕借他一双鞋,他们才停止。


 


秦志戬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两个徒弟都不对劲,这俩傻小子平时多好啊,一起闹一起笑同进同出恨不得上洗手间都一起跟个连体婴似的,现在怎么对视都不对视了,全场都是他俩低迷的气压,因为调整双打搭档吵架了?于是秦志戬秉承着“关心运动员心理”的教练员的基本操守,训练休息时就把俩小子喊到一边准备开导一番。


“你俩怎么了?闹啥小脾气啊?”


马龙没说话,许昕扁扁嘴。


秦志戬皱眉,这是非暴力不合作啊。


“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才能解决。不说出来憋着心病越闹越大。”


“秦指,我俩挺好的,没啥。”是许昕先回答的。


马龙低着头扭了脖子似乎看了许昕一眼,也回答道:“我俩没啥。”


秦志戬无语问苍天,这俩别扭地都不肯看对方一眼,还说“没啥”,是觉得自己没长眼睛吗?但当事人不肯说他也不好再三逼问,于是他摆摆手让俩小子赶紧滚。


他们走回训练场的路上的步伐那么一致,许昕想,马龙这个人真是眼神不好,世界上那么多人,怎么偏偏就要喜欢我呢?我有什么好的。许昕想着,嘴里先说出了口:“我们和好吧!”


马龙停住脚步,许昕已经走出两步,见身边的人不见了,于是他也跟着停下来,转身用讨好的表情望着马龙。


马龙叹了一口气,这个人真好,好得他根本没法不喜欢他。这件事情许昕有什么错呢,擅自动了心又擅自表白,在不是电视剧的剧情里完全可以告自己性骚扰了。“我们和好了。”他听见自己的回答。


得到了回答的许昕笑得嘴角咧到后耳根,他冲过来揽住马龙的肩膀,亲昵地朝前走去。


不远处的秦志戬因为今天也解决了两个小兔崽子的沟通问题而感到开心。


 


许昕像是忘掉那个晚上一样围绕在马龙身边,他们自然而然地一起去吃饭训练洗澡睡觉,许昕似乎没有觉得有任何不适。到这时候与其说喜欢他的心大不如说佩服他的心大了,马龙在心里对许昕同志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许昕也不是没有过挣扎,他也思考过马龙喜欢自己那件事情,但他也喜欢马龙,难道因为对方对自己是更进一步的喜欢所以自己就不要喜欢他了吗?这太荒谬了!


过几天有个活动,队里选了几个人去卖表演,许昕和马龙名字在列,两人暗叹真是生活所迫啊生活所迫。彩排的时候有人搬着东西走来走去,许昕和马龙正说着话也没怎么注意,结果呼啦就撞杆上了,许昕猝不及防,整个人眼前都冒金星,片刻的发昏后,他听到马龙焦急的声音:“许昕你怎么样许昕!?”


马龙搀着许昕到观众席坐下来,这时许昕才堪堪能看见东西。


“回去还是看看医生吧,感觉撞得不轻。”马龙担忧的声音又响起。


许昕倒是难得安静:“嗯。”


马龙只当他是磕得难受了,便不再讲话,握着许昕手腕的手却没放开。


许昕微闭着眼睛,心跳宛如空旷山地里回响的雷鸣,他刚刚看见了,马龙的脸。马龙慌张到褪色的脸,紧张得发白的嘴唇,眼里的担心要满出来,控制不好力度的手指发着颤。不过是被砸了一下头,训练中也是常有的事情,他就好像生离死别一样耗上了心力。


他喜欢我。


马龙手指的温度还透着自己的皮肤传过来,糟了,许昕皱了皱眉。


他感觉心里有颗种子,或许是颗已经炒熟了根本不可能发芽的种子,一夕之间不知道得了什么滋养,快速生根发芽长成苍天大树,枝丫在许昕的心上撑开将将要戳到他的五脏六腑。


许昕悲愤道:“马龙,这一定是你的阴谋。”


马龙扭着一张白脸疑惑地看着许昕:“啥?”


许昕气呼呼地说:“没啥,哼。”


马龙感到委屈,但是许昕的另一只手覆盖住了自己的手,马龙感不到委屈了。


 


“你怎么后来就喜欢我了呢?”


“因为后来我近视了啊。那会儿你的头跟个鸡蛋似的,难看极了,我都喜欢你了,除了‘我眼睛看不清’以外还有别的解释?”


马龙气绝:“哪有那么难看?”


“有的。”


“我认为你可能欠揍了。”


 


 


跨年晚上全队出去吃饭,马龙酒多了,许昕扛着他回寝室路上就听他一路高歌,从《我是一条小青龙》到《好汉歌》,许昕真是服了,他忍不住说,“哥,咱别唱了行吗?算我求求您了。”


“那行吧!许昕。”马龙喊着,“都听你的,许昕。”


许昕抿住了嘴。


 


许昕将马龙丢在床上,马龙拉住他的长裤,声音模模糊糊:“许昕。”许昕一声叹息,禁不住说:“马龙,你就是这么拿捏我对吗?”


马龙睁开了眼,眼底甚是清明,全然不像醉酒。“我以为在我们的关系里,是你在拿捏我。”


许昕静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问他:“你半年前说喜欢我,现在还喜欢吗?”


“09年开始,没有一刻停歇。”


“你倒是比上次从容很多。”


“你也比上次镇定很多。”


许昕双手撑在马龙耳边,俯下身在马龙的眼睛上落下一个几不可闻的吻。


马龙的声音变得有点沙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吗?”


“我知道。”


“我不会放你走的。”


“我也知道。”


马龙沉默,他脑子里似乎有烟花砰砰砰璀璨地爆炸。“我…”


“你什么?”许昕问道。


马龙捂住了双眼,他熄了火,他说不出话来。


“哥,你该不会是感动哭了吧。暗恋了好几年的人突然喜欢上自己是不是要激动得哭出来?”


马龙拉过许昕的一只手按在自己胸口,许昕摸到马龙的心跳,急切地似乎要弹出胸腔。


“像机关枪突突突突突。”许昕笑了。


“我有点怕今晚会不会心跳过快而死。因为我真的,超级超级,喜欢你,许昕。”


“能说出这么完整的话,看来你是不会死了。”


马龙吻住了许昕的笑眼。


 


愿以后你的每一个时刻都有我。


无论是哪个时刻。








小番外


 


“继科以前问我,和马龙谈恋爱有什么意思?”


马龙声音立马高起来,高得简直要破音:“我靠他的张继科!太不是兄弟了!!”


许昕堵着耳朵:“他说你肯定是那种没有惊喜的恋人。可能除了表白时刻,连句我爱你都不会说。”


“我不说不表达你就觉得我不爱你吗?”


“当然不会。何况你其实那么能讲,今天不就讲得特别好?”许昕压低了声音,情色得不行:“我哥的嘴那么厉害,别人都不知道。”


马龙亲了亲许昕的脸颊。


 


人生如果有机会重来,时间如果能回到上一刻,张继科发誓,他绝对不会推开自己寝室浴室的门。浴室里马龙许昕紧紧抱在一起啃得正欢,张继科再次发誓,照他们这个拥吻的激烈程度,假如他不推门进去,他们绝对会脱光对方衣服然后在里面搞一顿。完全是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影响超级坏!


门被推开的时候,马龙手脚极快地跳开,从毛巾架上抽了毛巾扔在许昕的头上。动作行云之流水叫人啧啧称奇。


张继科不禁悲痛地捂住了脸:马龙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认不出我室友?你觉得我瞎是不是?


这厢许昕已经把毛巾从脑袋上拿下来,冲着浴室门口的张继科粲然一笑。“如你所见。”


我并没有想见。


三个人从浴室里出来到客厅,张继科怒气冲冲地坐下,马龙和许昕也跟着大喇喇地坐下来,真是毫无悔过之心!张老师十分想替秦老师教训一下这两个不肖徒!


张继科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说出第一句话,牙齿差点咬了舌头:“你们让我以后怎么进浴室?以后我一进去就是你俩刚刚抱在一起把自己的舌头塞进对方嘴里的画面!”


马龙的眉毛拧起来不很开心地说:“你这么讲有点恶俗。”


“你也知道啊!”


“我们在进行赛前情感交流,非常深刻那一种。”许昕回话。


张继科难以置信地瞪着许昕。


“你怎么没跟我这么交流感情?”


马龙在旁边大声咳嗽了一下,演技相当尴尬,希望马龙先生不要有演戏的梦想。


“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你俩?我就说你俩一直眉来眼去奸情不浅!”


“自然而然就到一起了。”


“你别听他胡说。”许昕咧咧嘴,“他暗恋我好久,求而不得,每天都很痛苦,于是我大发慈悲地拯救了他。”


马龙嘴角漾开一个笑容。


张继科大力地敲了敲桌子,“我还在这儿呢!差不多得了你们这对狗男人!”


事后马龙跟许昕分别和张继科道了歉,并各请了一顿饭聊表多年兄弟情。许昕说真抱歉,不知道你那么早就回来让你看到了,你千万不要跟人讲!马龙会害羞的!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不要跟我计较了!马龙说,真是抱歉,当时正好你不在也没想到你那么早就回来了。


张继科捶胸顿足,所以是这么早回来的我的错。破坏你们鸳鸯戏水真是不好意思啊!


许昕厚脸皮地直点头,大方表示:“没关系没关系谁没犯过错呢?”


张继科的mmp已经到了嘴边。


 


“他看上去无趣,但他强大温柔,永远为我着想,始终体贴地相伴,对我来说,他是最完美的情人。”


张继科在摇头晃脑,“听得我牙都酸了。”


“像你这种单身会懂个P。”


今天的张继科也被许昕人身攻击了。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