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

欧美圈,漫威,DC,复联鹰眼中心,norman,kingsman,SPN CD,TSN ME,Hannibal,ET,叉男CE,始祖EK,还有大量逆冷cp

赌徒 02 【日向纪久/Cobra/日向纪久】

超带感的cp

Nihi_:

解决完一个家村会的手下后,Cobra朝着发出声音的昏暗处走去,毫不意外,在那里他看到了达摩的头,意外的,没有披着往日常见的红色羽织,只是穿着里面黑色的单衣,但眼中疯狂的嗜血劲头与以往相比丝毫不减。正当Cobra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时,就轻松地卸下一个人的右臂。“真是,一如既往的很日向啊…”


不过几十秒的功夫,地上站着的除了两个首领,就还剩一个瑟瑟发抖的家村会成员了。两人似乎都有些放松了警惕,直到那人颤颤巍巍地从裤子口袋中摸出一个黑色的东西,慢慢举起来对着斜前方的日向。Cobra有一瞬间以为黑暗让自己看花了眼,但他反复确定了,眼前的是货真价实的枪械。这玩意和毒品一样,即使在SWORD地区,也是人人不能触碰的禁忌,家村会那帮家伙,动真格了吗?另一个当事者却无惊讶之色,冷静地好像对面黑漆漆的枪口根本不存在似的,慢慢往前走过去,在对方不断大吼大叫的同时,快步上前反身夺走了武器,一脚把对方踹翻在地上,朝着腹部又加上了两脚之后,颇为熟练地卸了手里的枪。


“喂,你来这里干什么?”果然,还是那股傲慢、挑衅的语气,但更加低沉了。


“……你怎么会用枪?”


“这不是山王该管的事吧?”


“你应该清楚,即使是SWORD,也有它的禁忌……”


“哈?收起一副说教的样子吧,对于SWORD,我比你了解的更多。还是说,你想在这里继续,我们之前没完成的……”


日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自己后方有跌跌撞撞地声音传来,一个家村会成员拖着不知从哪里摸来的一米多的粗钢筋猛的向自己扑过来,这个距离,逃脱攻击已经不可能了,都怪那个该死的山王、该死的MUGEN残党!剧烈的痛感从右臂传来,让日向忍不住向后撤了一小步,在最后的关择用手护住了头,算是下策中的上策了。刚想调整步伐准备向对面仍处慌乱之中的敌人冲过去,却没想到一直站在不远角落处的Cobra猛地冲了过去,在夺过对方慌张地抡过来的钢筋同时一脚飞踢到那人的上胸部,把手中的钢筋毫不犹豫地朝着在地上挣扎的扭曲身影插了进去,也是右边的小臂。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破了本来还算平静的黑暗,也撕破了他几个月来忍耐维持的冷静。


日向目不转睛地盯着转身过来的人,灵敏地嗅到了一丝不寻常,平常一直克制冷漠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残暴?吞咽了一下口水,他觉得自己心跳正在加速,神经随着两人不断缩小的距离变得愈加兴奋起来,最终的战斗,终于要来了吗?


“你的伤,是被钢筋生锈的地方刮破的吧?”


嗯?战斗的开场白似乎有些不对。达摩的首领反应了两秒,这才仔细地端详起右臂,小臂已经渗出了不少血,深红色的液体顺着右手慢慢流了下来,在粗砾的水泥地面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印记。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手臂上的传来的尖锐痛楚,的确像Cobra所言,伤口是因为生锈的部分划破皮肉造成的,尚且不深,但狰狞的遍布整条小臂,一直延伸到与手腕相接的地方,甚至活动右手都有些力不从心。不过比起这个,眼前的人现在太反常了,只是一周不见而已。


“那又怎么样?没什么大碍。”


好不容易酝酿好的回复却立马被山王的总长翻着白眼顶了回来,“你是缺乏常识吗?这样很容易感染,一旦感染可不是什么小事,现在应该做紧急处理。”


“…….那种东西,根本不需要。”之前所有的小伤都是他都独自挺了过来,处理这种又麻烦又耽误时间的事情,日向纪久不需要。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别傻了。”对面人的声音还没落,日向就感到自己小臂被一股温暖的感觉包裹了起来,血液的余温好像被另一具身体的余温笼罩住了,原本鲜红的液体渗在红色的围巾上,印染出更加厚重的酒红色。


Cobra能清楚的感觉到当自己紧张地抓过对方胳膊时,自己手上传来强烈的挣扎,但他立即用尽力气抓住了没有受伤的部分,甚至可能弄疼了日向,但是没关系,稍微粗暴一点并无大碍,总比一个丝毫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回去受罪强。只是有一点他现在还没明白,日向到底是不会照顾自己还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这家伙,在监狱里是怎么过的。虽然不由控制地想多了一些,但Cobra很清楚两人的分寸和界限,双手熟练地做着基础的包扎,嘴里吐出了略微生硬的句子,眼睛一直紧盯着自己的围巾,仿佛透过那层柔软的质料能看到正在流血的伤口。


“这里是山王和Rude的交接地,你和家村会发生了什么?”


“家村会在策划一个针对SWORD的阴谋,不光达摩,所有势力都会受到毁灭性打击,如果置之不顾的话。”


“你怎么发现的?”


几秒钟短暂的沉默在两人僵持的气氛中显得略微尴尬,但包扎的动作并没有停滞或中断。


“之前有过来往,不多,已经结束了。这次袭击是针对我个人而已。”


Cobra在手腕处打了个结,收回双手,略微向后退了一两步,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支烟,低头点上后慢慢吸了一口,他看到日向的面孔在烟雾中模糊了起来,“你接下来怎么办?”


“回达摩。”


“确定路上不会有埋伏吗?”


烟头的红点在夜幕中微微地闪烁着,隐隐地发出橙红色的光芒,烟雾随着夜晚的微风淡淡地飘着,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你先跟我回山王呆一晚上吧,做完消毒后明天联系其他几个首领,这件事不能单靠一个组织的力量。”


即使在黑暗中,Cobra也清楚地看到对面的人因为自己的话震惊地睁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刚想张嘴解释些什么,又立即咬住下唇,紧紧得封住嘴,随后抬起手把已经积了不少烟灰的烟递到嘴边,幽幽地吸了一口。


"日向和MUGEN的事情还没完。"


“我知道。走吧。”



赌徒 01 【日向纪久/Cobra/日向纪久】

❤️

阿富汗定律:

       算是比较冷的CP吧,没办法,想看的没人写,只能自己动手了。欢迎评论和建议!




    “Cobra你说什么?日向那个疯子现在在你家?还在你床上睡了他妈一晚上?”


    “喂,Cobra,你开玩笑吧?啊?那个达摩的头?阿登哥回来那天不是还把你打得身上疼了好几天吗?”


       看着眼前两人震惊的表情,山王总长觉得阿壇和阿铁即使现在因为胁迫慢慢咀嚼着直美用奇怪的原料做成的新品,所表现出来的面部表情也不一定有此刻这样差。事到如此,只能庆幸目前大和还没到店里吧。


       虽然Cobra他看起来冷静自制,会为山王的发展考虑计划好很多,但实际上年轻的山王总长并没有其他头目和自家兄弟所想的那么无坚不摧、深谋远虑,说到底,也只是一个跟同龄人相比有着异常丰富的搏斗打架技巧而已,也许还多上一些关于混社会的难言经验,但这一切都没有给他完美地解决当前的窘迫处境提供任何帮助,他所能做的就是和平常一样,微微抿了一下嘴唇,眉头好像又皱起了几分。


     “具体的事情我以后再和你们讲,总之,现在日向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组成了一个类似于秘密的合作联盟,成员就两人,对头是家村会。这个不要声张,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Cobra?你认真的吗?是不是因为那家伙用山王威胁你?不用和那种人妥协!我们山王还干不过达摩?!”


     “阿铁”,总长叹了一口气,稍稍转移了一下目光,好像带着几分道不明的歉意,“这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自从阿登因为车祸住院后,自己每隔一两天就会去医院探望,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一个周了。平心静气的讲,还真是有些怀念这样的旧时光呢,没有帮派争斗,没有阴谋诡计,仅仅是和好朋友、好兄弟一天天悠闲快乐地度过,当然,如果不算上自己身上的伤,那是再好不过的。日向那家伙,下手真狠。现在不由得搞不懂当时那个一味被动地当沙袋却丝毫不还手的自己,明明对方可是连牙齿都用上了,不择一切手段地想要让自己付出最大的代价啊。这算什么?妇人之仁?不,还是别用这词侮辱女人了。在不适当的时候同情心泛滥,这之前可是被九十九哥说过是个致命的弱点。不过好在一周过去了,不仅是达摩,就算平常偶尔会因领地位置经常碰见的鬼邪高的人都没见到过,也算是战后少有的平静吧。目前只能祈祷笼罩着SWORD地区的阴云尽快的散开。


       从阿登那里出来已经不早了,少年时的轻松往事让两人聊起来就忘了时间,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初春的夜晚还真是不容小觑呢,Cobra心里这么想着,也裹了下身上的外套。等等…….刚才街头拐角出是不是有个阴影闪过?错觉吗?慢慢把身体轻轻向路边移动,隐匿在楼房的阴影下,Cobra决定相信自己的知觉,等上几分钟,毕竟,他可不想让SWORD来之不易的和平在自己的区域内被打破。果不其然,没等到几十秒,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就出现在视野中,也冲进刚刚那个拐角处,是在追人吗?正当山王的总长决定在静观两分钟时,几声压抑着的惨叫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其中还混杂了一声明显的哀嚎声。在自己地盘上公然动手,而且很明显不是一方势力,是小看山王吗?这种明摆着的事情也不需要事后调查在追究了吧。


    “你们是什么人?”显然,突然出现的总长让其中一名黑衣人吓了一跳。


    “你又是谁?是日向的同伙吗?可恶,那家伙明明应该是一个人啊!”


    “ 日向?达摩的日向?”


    “呵,明知道还装什么傻?你是在小瞧我们吗?喂!这里还有一个,别让他跑了!”


      Cobra现在感觉莫名其妙,但出于直觉他明白这个不是一个简单的斗殴问题,凡是跟那个日向扯上关系就没有什么简单的解决方式,比如达摩和山王的仇,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重重地用叹了口气,只不过仅仅是用鼻子。在战场上用嘴叹气的话,太大意了。


    “可恶!果然是在小瞧我,让你尝尝看轻家村会的后果!”


       轻巧地躲过凶恶的攻击后闪到对方右翼,猛地用膝盖攻击其肋骨处,在对方吃痛地弯腰同时摁住肩膀再次用膝盖攻击下颌,会使对手失去战斗力但无重伤。哈,庆幸你遇到的是我吧。在听到不远处又传来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哀嚎后,Cobra又在心里补上了一句,而不是那个日向。


 



嘿,乖 05

吴爸爸太让人感动了ಥ_ಥ

lily酱:

今天听说吴指导返聘回去指导大蟒,


所以在想其实大蟒还是有好多人喜欢的呀~


未来加油!


 


今天的份,本来在想仔仔的名字要怎么叫出来,干脆,就让吴指导叫出来吧。


 


秦志戬早上开车出门的时候,依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都长那么大的孩子了,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二十多年前的样子。


他打了个方向盘,把车拐进了训练中心大门,刚好看见马龙和张继科带着许昕往里走。


马龙的包背在右肩上,张继科的包背在左肩上,许昕站在他们俩中间。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小不点儿的手,三个人并排往训练馆走。


许昕今天带着他的黄色小渔夫帽,背着马龙给买的天蓝色的小书包,里面塞着小翠和满满一水瓶的果汁。小不点儿走路蹦蹦跳跳的,时不时仰起脸来跟马龙和张继科说一句话。


 


走到训练馆门口的时候,他们迎面撞上了走出来的吴指导。


“诶呦,这是谁呀?”


来人略微有些吃力的蹲下身子,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小不点儿。


“吴指导~”小许昕被吴指导揽进怀里的时候眯着眼睛笑,声音软软的叫。


 


秦志戬走进训练馆的时候就看见许昕跟着大部队在场地里热身跑步,小不点小手捂着帽子,脸跑的红扑扑的,小短腿迈的有力,跟在队伍的最后也不掉队。


跑了两圈之后,小不点跑不动了,落了队伍老远也不说停,咬着牙憋着劲继续跑。


跑着跑着,啪叽整个人趴在了地上。队伍最后的小队员把小不点儿拉了起来,就看见攒满了一泡泪的小红眼圈儿,半大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他,秦志戬刚好走过来,见这情况,赶紧走过去把小家伙儿抱了起来。把他放在一旁的乒乓球台上,检查他的腿有没有受伤。


 


噘嘴,憋红了脸,不说话。


帽子一压,小屁股一转,背对着秦志戬不说话。


确定只蹭破了一点点油皮之后,秦志戬转身从小不点儿的小书包里给许昕拿水,转过身来就看见拿小脊背背对着自己的许昕。


许昕坐在球台儿上,秦志戬左手把水塞进他手里,右手取下来他的小帽子给他扇扇风。还没等开口,吴指导的声音插了进来:


“仔仔呀~”


自己闷闷生气的小不点咬着吸管儿,抬头去看叫自己的吴指导。


秦志戬也抬头看,发现吴指导的手里牵着一只大白狗。啊不,那叫萨摩耶。


 


吴敬平手里牵的那只萨摩耶长的是真漂亮,浑身上下没一根杂毛。


吴敬平走过来,那只萨摩耶就两只前爪扒上了球台,仰着脸看着许昕,伸出舌头舔舔许昕的小腿,然后歪着头看许昕。


许昕也歪着头看着小萨摩,弹腾一下被小萨摩舔着的小腿,小嘴巴还不停地吸着小水杯里的小甜水儿。


“跟我去遛狗吧,仔仔?”


吴敬平这么一叫,秦志戬才想起来,许昕小时候的名字是叫仔仔的,这几天跟着张继科马龙许昕许昕,小不点儿小不点儿的叫,倒是把许昕这个正儿八经的小名儿给忘了。


“去遛狗嘛?”秦志戬凑近了问他。


“恩。”小孩儿不说话,从鼻子里冒出来的鼻音儿说要去。


秦志戬揉揉他的脑袋,转过头看着吴敬平说:“那这小不点儿就交给你啦,老吴。”


“放心!”吴指导点点头,笑的一脸慈祥,他看着被秦志戬从球台上抱下来的小许昕,伸出手来牵住他,然后转过头对秦志戬说:“那我们就走啦。”


许昕凑到萨摩旁边,揉揉萨摩的小脑袋,抱抱萨摩的小身子,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线。


 


秦志戬站在场地旁边看着吴敬平牵着许昕的背影,小小的身子迈着并不平稳的步伐向着前方走去。


几年之前,他和吴敬平的对话似乎也是这样的。


“老吴啊,这个家伙就交给你啦!”


“放心!”


吴敬平揉揉许昕当时还有点乱七八糟的头毛,少年不知所措,看着之前的师父和现在的师父,笑的一脸的茫然。


“是个好苗子!”


吴敬平这么说。


“肯定能打出来!”


 

【楚白】《香留白玉明月深》5

『kings』:

你们都猜中了我还能说啥?就是玫瑰玉露膏啊!【正直脸】
不过嫁妆这么点不够。
我总有种今天要掉粉的预感……今天这章很煎熬……
明天我要去考试,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啦。
——————————————
【章五  忆往昔说起葵花,四长老同归于尽】
佟石头不打算多待,就和佟湘玉多说了几句话,领着镖车队回去了。燕小六正在旁边倒苦水,说是上头下了命令,他们两个好久没有好好休息啦,这次遇到了熟悉武功的人所以总算可以一边休息一边问情况。
郭芙蓉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进入了迷妹的状态,端菜时笑容都温柔了几分。
“小郭这是怎么了?”燕小六张大嘴巴看着忽然间变得温柔痴迷的样子,连水都喝不下去了。佟湘玉团扇一拍他,转移话题,“没有啥,小六啊,你继续说,出啥事了嘛?”
“这是公事,上头说了,不是重要事态不能告诉其他不相关的人。”燕小六态度很坚决,不能和“无关人士”交流。
佟湘玉嫌弃的推了推燕小六,夺走了燕小六手中的茶壶放到柜台上,托住下巴看向门外,一副“我不开心,我很不开心,需要别人来安慰我”的表情。燕小六心里那个纠结,如有猫在心里挠痒痒,谁都知道同福客栈这个老板娘抠门小心眼,自己今天惹了她,以后还有好日子过?
所以,为了自己的未来,燕小六决定牺牲上头的命令。
在燕小六和佟湘玉说清楚的时候,白展堂这一桌也在讨论。陆小凤接触官家的机会比较多,思绪一番还是摇了摇头,“这两门武功在黑鹰阁崩塌之后,一干秘籍就被当众烧毁,都是发生在我们还没出生之前,这个很难说。”
胡铁花也是想不明白,司空摘星忽然问道:“既然是黑鹰阁的东西,上面应该都印有黑鹰的标志吧?那这样的话我似乎看见过……”
连花满楼都有些惊讶,陆小凤奇怪道:“猴精你在什么地方看见的?”司空摘星托住下巴,回想了一会儿,看向了白展堂,“那个时候我应该和你在一起,小白,我们两个还小,你还记得吗?”
实际上,白展堂和司空摘星认识的更早,小白还小的时候就和他玩在一块了,亏得白家的大人心大不怕被带坏。不过,自从白展堂成为盗圣之后,被司空摘星骗去盗东西,这才是真正的学坏了,害得白展堂现在看见财宝都有些手痒。
白展堂听他那么一说,也快速的翻阅了一下记忆,也有些线索,“的确是有,我们那时候在屋顶上……应该是一个盒子,第一层是铁的,打开后第二层是木的,上面有雄鹰的图案,里面的东西没有看完全,似乎是书……不过我们被发现了,赶紧跑了。”
胡铁花对白展堂过人的记忆力感到吃惊,“这都是这么久之前的事情,小白你还记得?”
“自然记得。”白展堂拿了个碗,倒了茶水,神色淡定,“因为我和司空看见这样东西,是十岁在葵花派的总派,后山禁地烟绝谷的殿内。”司空摘星对这段记忆已经模糊了,花满楼眉间也敛起很深的弧度。
气氛一瞬间凝固——


葵花派的崩塌就是江湖中的笑柄。但实际上,葵花派也是高深莫测的门派,葵花宝典也是武林绝学之一,点穴功夫让其余江湖人求之不得,曾经就有江湖人点穴杀死了人,葵花派就出了一条令人匪夷所思的门令,出招前一定要念出招式,给那些江湖人反应的时间。
葵花派是个笑话,门条也是笑话,但武功却不是笑话。
白三娘是葵花派的弟子,被四位长老当做了下一任掌门的人,她在十六七岁之时,就能够隔空点穴。这种需要强大内功作为基础的点穴功夫被还只是小姑娘的白三娘学了会,葵花派也是声名大噪。但葵花派也出过不少恶徒,比如,公孙乌龙。
白展堂是白三娘最疼爱的儿子,他虽只是挂名弟子,也被四大长老亲自教习,学了多数几近失传的上乘武功。白三娘原本就不喜让白展堂与葵花派多接触,但四位长老很看好白展堂。所以,白展堂在他十二岁左右,就练成了隔空点穴这一功夫。
关于白展堂学武的记录,都被白家三夫人放在隐蔽的地方,楚留香和陆小凤等人也听闻了不少,白展堂三岁看着白大夫人在湖面轻飞,自学成才,开窍了轻功。
认识白展堂都觉得他傻,楚留香却不觉得,好多人都认为白展堂心热,但楚留香不这么认为。白展堂还是白玉汤的时候被称为玉白公子,除了容貌,还是因为性情。他是面热心冷的人。
姬无命三兄弟都是他的师弟(实际上按辈分是师侄),是恶人中的恶人,三人都杀人越货做过的恶事一箩筐。虽然姬无命失去记忆最后被吕秀才绕进去念的自己一掌拍死了自己,但白展堂只会看着,因为他认为姬无命要还债了,趁他还有最后一抹良知之时。
不只是白展堂,其实葵花派出身的多数人,都是面热心冷的,连祝无双都是这般,白三娘也是这般。
葵花派的弟子内斗也很严重,门条不禁内斗。而出了江湖,葵花派但凡有作恶之人,就意味着自动退出门派,即便同门相遇,也会有生死决斗。这是为了保全门派的一种手段,也改变了所有弟子性情的主要手段。
白展堂在葵花派呆了七年,到隔空点穴练成为止,随后就跟随白三娘回了玉梅山庄。四年前中了摧骨针,白展堂无奈,准备隐退江湖,而姬无命这个时候却找上了门。盗神、盗圣、盗帅与盗王,四盗都是盗界一同推选出来的,可只有盗神一人杀人。
公孙乌龙一脉,性格都有些凶残,连白展堂都很奇怪,明明姬家三兄弟小时候如此乖巧,长大了却变得喜怒无常。姬无命比白展堂要早下山,误打误撞又进过杀手组织,杀过的人不计其数。
姬无命提出要和白展堂同行,白展堂并没有拒绝,大概是白展堂不好被说服,所以姬无命跟随了一年就放弃。白展堂正好遇见了出嫁的佟湘玉,遇见了还叫尚儒的同福客栈,遇见了李大嘴等人,最终决定在这里定居。
楚留香能感觉到,因为同福客栈里的这些人,白展堂性情有了很大的转变。
白三娘能够找到白展堂,是因为送到姬无命夫人手里的一封信和一个箱子。信是白展堂写的,箱子里放着一些银两以及姬无命的骨灰盒。姬夫人芳姑带着女儿就立马卖了房子走人,姬无命的仇人扑了个空,还被定住送进了官府。
在客栈里住了这么久,楚留香忽然明白了白展堂为什么会愿意隐居在这个小小客栈里当个跑堂的,性情也逐渐有个变化的原因。
同福客栈是个有趣的地方,一个让人眷恋的地方。


“妹啊,过来给这几位哥再讲一遍咱们那葵花派怎么解散的。”白展堂感觉想着头疼,转头看向乖巧喝茶看向他这一桌的祝无双。
祝无双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模仿着东西南北四位长老的表情和动作,先是用自己的语气开始葵花派大内斗的故事:“春分那一天,他们聚众打麻将,后来北长老输急了,站起来指着东长老——”
北长老那是气得满目通红,手指都在颤抖,“东长老你耍赖记牌!”
东长老眼睛神游,摸着胡须看到了南长老,胡子也气到飞起:“南长老还偷牌呢!自摸清一色!”
被点名的南长老藏了藏袖子,立马指向西长老,“西长老他抹牌!你们不说他说我干啥啊!”
西长老摸着手指,竖目横眉反驳他:“瞎扯!我哪里有抹牌!”
“我还不信了!数牌!”西长老听到这句话气势瞬间弱了一节,然后道:“数就数!”接连着数出了三十多张白板,气得另外三位长老更是怒发冲冠,瞪着西长老几乎想要吃了他,“你个老匹夫,还没说自己抹牌呢!”
西长老站直了,指着东长老道:“东长老他倚老卖老,欠钱不还啊!你都欠了我多少钱!今个儿都给我吐出来!”
祝无双看着除了楚留香和花满楼其他几位公子哥都忍俊不禁一张脸,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看向了白展堂:“我当时就站在殿内给他们倒茶,全程都听见了,然后东长老就掀桌子,说这麻将不打了,谁爱打谁继续。北长老也暴躁了,站起来点住了东长老,说一句谁打赢了谁就听谁的……他们就打起来了啊,打着打着……他们就同归于尽了。”
陆小凤点头,也对,除了葵花派的东长老,其余三位长老武功相近,分不出胜负,不过听了详细版的葵花派解散原因,他还是想要感叹,果然做闲人最好。
————————————
这边也有私设,小白其实武功很高的。
想开现代架空的……有人看么

一如既往的好看😘

京酱柯肉喂你吃:

马上就会春暖花开了

 

京酱柯肉喂你吃:

我已经无法控制颜色了。。。希望画完能调过来。。。

京酱柯肉喂你吃:

我已经无法控制颜色了。。。希望画完能调过来。。。